新闻动态

商家泉参加中国知识产权法律实务研讨会并发表主题演讲



中国知识产权法律实务研讨会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2018年年会于2018年12月8日在南宁召开,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商家泉律师应邀出席,并在商标分论坛发表题为《商标损害赔偿的路径选择及其限制》的演讲。


商标损害赔偿是一个传统话题,对该话题的分享和讨论,可以为原告律师收集证据并积极举证提供方法,为被告律师有效抗辩拓展思路。


论坛上,商家泉律师简要分析了商标损害赔偿设置的顺位关系,对原告损失、被告获利、许可费合理倍数及惩罚性赔偿的适用以及损害赔偿的限制发表了独到见解。




商家泉律师认为

商标权是与财产权对接的工具,是首次投入市场的控制权、流通中利用注册商标垄断地位获利的权利,不使用不赔偿。商标损害赔偿是解决商标利用获利问题,商誉减损往往伴随着侵犯商标权而产生,但不是商标本身带来的损害,不能在商标侵权诉讼中单独主张商誉损失,应依法另案重新起诉。


关于商标权利人能否主张被许可人的损失问题,只有在能够证明被许可人销量损失不可避免的转向权利人时,比如许可费的支付方式是抽取被许可人销售提成时,方可行使。被告获利的请求权基础是“不当得利返还”,超过原告客观损失以上的部分,涉及不当得利返还的范围问题,应当考察取得利益与所受损失之间的利害关系,返还原则应为“损害大于获益时,以获利为准;获益大于损害时,以损害为准”。


就许可费倍数问题,设置“倍数”的原因在于“不能强迫许可”,要让侵权无利可图。许可费计算标准是市场价格而非某一次交易可能获得的对价,应是普通许可而非独占许可、排他许可。


关于新商标法设置的序位关系,应谨慎适用推定,首先应由原告初步举证损失,而非由原告选择被告获利即推定原告损失无法查明。不当得利请求权是辅助性请求权,只能在通过其他请求权不能满足时始能行使。当原告举证损失的证明难度小于等于被告举证获利的证明难度时,不能选择被告获利模式,否则会导致举证责任倒置。


关于惩罚性赔偿的计算基数问题,应以原告损失为准而不宜选用被告获利,更不能适用许可费倍数。原因在于,许可费设置“倍数”,已经暗含了价值判断的惩罚性,不能重复惩罚。


中国知识产权法律实务研讨会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2018年年会由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及广西壮族自治区律师协会主办,广西壮族自治区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承办,吸引了来自律所、高校、企业、法院等各界知识产权专业人士约300人参加。研讨会设版权及娱乐法分论坛、专利法分论坛、商标法分论坛、竞争法分论坛及非物质文化遗产分论坛。



本次研讨会还加入了涉外元素,邀请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中国办事处的高级项目官员张俊琴女士、泰国知识产权协会副主席Kowit Somwaiya先生等来自德国、东盟的多位律师参加,分享和交流国外知识产权的相关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