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管健就国际贸易相关问题接受媒体专访

转眼间,时间已经来到2021年。在我国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背景下,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是我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管健就相关话题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以下为专访全文)


2021 年,中国能像2020年一样,在国际贸易谈判方面收获满满吗? 


中日韩自贸协定、中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谈判前景如何?


如何解读在2020年完成的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为国际贸易带来的红利?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管健博士表示,RCEP中最重要的 “首次”,在于中日之间首次有了双边减税安排。 


同时,在RCEP框架下,中韩双边减让水平大约为90%,中日大概在88%,如果中日韩能够达成自贸协定,关税减让水平肯定还要大幅提升,应该能够达到 96%~98%。他解释道:“这之间的差距,就是中日韩之间真正全面开放贸易的空间,也就是从88%到98%。” 


展望中国参与 CPTPP 的可能性,管健表示,对于中国来说,要谈一个高质量、高水平的贸易协定,不仅在RCEP中没有问题,在未来的自贸区谈判中,中国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CPTPP 一定会为中国带来更多经济利益”。


中日韩全面自贸区开放空间很大


第一财经:RCEP中出现了许多“第一次”,你觉得其中最难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管健:RCEP中确实有不少“首次”,如果从中选择一个最重要的,我认为可能是中日之间首次有了双边减税安排。在其他方面,比如中国首次以负面清单的方式对投资领域作出承诺,实际上国内对外商投资已经实行全面的负面清单管理了,这次只是通过国际条约的方式展现了这一开放成果。


对于中国来说,通过RCEP协定能和日本达成双边减税的安排,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RCEP的“10+5”个成员方中,我们和东盟、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已经签订了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但和日本还没有。再加上中日之间单独谈判关税减让协定的难度可能也较大,因此通过RCEP的方式,中日在这一平台上达成了双边的关税减让协定,这确实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


第一财经:在RCEP的框架下,继续谈中日韩自贸区协定的空间还有多大?


管健:RCEP经贸规则水平和开放程度,远远大于世贸组织(WTO)下的安排。但从整体来看,RCEP仍然更偏向于传统的贸易协定,和所谓的现代化的贸易协定还有一定的距离,而这恰恰就是中日韩之间达成自贸协定的最大亮点或空间。


首先,从货物的关税水平来说,中韩双边自贸协定中的关税减让水平其实达到了95~96%,但是在RCEP框架下,中韩的双边减让水平只有90%。同时,中国和日本在RCEP下的关税减让水平大概在88%。如果说中日韩三国能够达成自贸协定,这一水平肯定要大幅提升,应该能够达到96%~98%。


这之间的差距就是中日韩之间真正全面开放贸易的空间,也就是从88%到98%,这一空间是很大的。我们也完全可以想象,如果能够达成中日韩自由贸易区,也就必然奠定了整个东亚区域的龙头地位。


另外,在投资和服务领域的开放上,目前在RCEP框架下,中国在这些领域作出了更多的开放承诺,这和我们现行的开放政策是吻合的。但如果中日韩之间能够达成自贸协定,我相信在服务和投资领域一定会有更大程度的开放和合作空间,这是值得我们期待的。


第一财经:中韩之间的自贸协定的税率减让程度,超过了中韩在RCEP里面的谈判,是否意味着中韩企业在贸易时使用中韩自贸协定会更为便利?


管健:是的。这也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为什么RCEP里的关税减让水平比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双边减让水平还要低?比如说,中韩和中澳的双边自贸协定中关税减让水平大概在96%~98%,但是在RCEP框架下,我们和韩国以及澳大利亚的关税减让都只有90%左右。也就是说,RCEP比双边贸易的开放程度要小。


这里有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如果把WTO形容成“大锅饭”的话,那么RCEP就像是“桌餐”,而双边贸易协定就是“开小灶”。目前的情况是,在WTO里可能只有60%~70%的货物是零关税,在RCEP中就是80%~90%的零关税,到了双边领域,实际上就到了96%~98%的水平。


在这些规则同时并存的情况下,对于企业来说就是自己的选择。比如说韩国的企业想出口到中国,可能用RCEP无法享受零税率,但是用中韩自由贸易协定可以享受零税率,那企业就可以自由选择。


第一财经:中日韩之间一些特别大的类别(比如化妆品),没有囊括在RCEP中。这也是为了放到中日韩自贸协定中单独去谈吗?


管健:RCEP谈判的大概背景是,海关结合各个部委共同针对税率开放的程度,一个一个产业谈出来的。在化妆品领域,中国可能处于相对弱势的发展程度,我们就愿意更多地保护。对日本来说也是一样,在90%的开放水平下,比如日本认为其农产品需要保护,就会优先保护这样的弱势产业,然后开放其认为没有问题的产业。这基本上是一个谈判的结果。


在实际考虑过程中,也有可能是要把这些留到中日韩自贸协定中去谈。因为如果把所有关税都在RCEP中解决了,那将来谈中日韩的筹码可能就不多了。

CPTPP是全球化的未来


第一财经:日本更倾向于将CPTPP称为高质量的协定。你如何看CPTPP和RCEP之间的差距?


管健:有观点认为RCEP整体的开放程度并不高。但可能是早期谈判的时候,个别参与谈判的国家,在开放程度和规则水平方面承诺不足导致的。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的谈判雄心也就消沉许多。一些最不发达国家可能只打算开放80%,因为各自的发展水平不太一样,因此各自承诺的水平也不太一样。最后综合起来,大家得出一个总体的结论,就是平均可以达到开放90%,这是一个妥协的结果。对于中国来说,当然也要按照这一基线来规划。


但其实对于中国来说,要谈一个高质量、高水平的贸易协定,不仅在RCEP中没有问题,在未来的自贸区谈判中,中国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拿中国和澳大利亚的自贸协定来说,澳大利亚对中国是100%的零关税,中国对澳大利亚是98%的零关税。中国其实大概就在2%左右的产品,比如大宗的粮油糖等没办法零关税,其他都没有问题。在未来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中,无论承诺98%零关税,还是在服务领域和投资领域的开放,中国都不会有问题。


第一财经:不仅在货物贸易领域可以实现98%的关税减让,中国在服务贸易领域也可以放得开?


管健:对。这两年,中国投资领域的开放程度是非常高的,负面清单越来越短,短到一定程度的话,在谈国际条约和自贸区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把这一负面清单照搬。我相信其他国家也不会觉得中国有问题。


在服务贸易领域,当前中国整体的开放程度还相对较低,目前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全国的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我们可能还需要进一步开放。但是根据我了解的情况,中国在服务贸易领域推出负面清单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无论是负面清单压缩到一定程度,还是金融领域服务领域的开放都不会有问题。


中国只是需要一个更好的平台,把中国的开放成果推出,换取在其他国家更大的市场准入。比如CPTPP,届时无论98%的关税减让还是服务和投资领域的开放,我们都不会有问题。


第一财经:有报告称中国加入RCEP的经济收益要大于加入CPTPP的收益,你怎么看这两份协议的区别?


管健:关于中国加入RCEP是否比加入CPTPP经济收益更大,我不是经济学家,没有算过这笔账,但是目前加入RCEP对中国来说可能是一个最合适的选择。


虽然RCEP更像一个传统的贸易协定,但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包容性的协定,它确实适合这个区域的发展水平。如果说我们现在把CPTPP里面规则水平和开放程度很高的一些条款强行塞到RCEP里,RCEP的成员方可能会有点水土不服。因为这里有很多最不发达国家,比如说老挝、柬埔寨和缅甸,让这些国家去接受这些规则,或者是作出这种开放承诺,基本上就是要了它们的命。


所以,如果说要纳入这些国家,RCEP的规则水平和开放程度可能才是正好合适的。对于中国来说,这个规则水平和开放程度也能接受,同时也能在这个平台上进一步密切和其他国家的合作关系。基于RCEP,把这些成员方打造成中国外循环中密切合作的第一圈层,其实也就够了。


我有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喻,就是RCEP是一个区域化的典范,而CPTPP是全球化的未来。我相信,加入CPTPP应该会给中国带来更大的利益。如果说加入RCEP对于中国来说是区域利益的话,那么加入CPTPP对中国应该是全球化的利益。因为CPTPP代表的是未来国际经贸规则的发展方向,它的开放程度和规则水平肯定很大程度上是高于RCEP的,也代表着未来整体的国际经贸规则的变革方向。


我认为,加入CPTPP后,除了它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在反推倒逼我们国内更加深入地推进改革这方面的收益,肯定也非常大。所以,我的观点是,如果加入CPTPP,一定会给中国带来更多的经济利益,而不是少于RCEP带来的收益。


原产地原则红利

第一财经:原产地规则对于地区经济的好处是什么?


管健:RCEP的签订有许多收获,但如果一定要排先后顺序,我认为是原产地规则中的区域成分累积规则。区域成分累积规则意味着厂商可以从区域内采购原材料,只要在区域内采购的比例达到40%,该产品就可以被视为区域内原产,从而享受优惠安排,可以自由流通,那就不需要从区域外采购了。


实际上,区域成分累积规则产生了一定的排他效应,区域外的一些产业可能就慢慢地被排除出去了,大家更多地愿意在区域内进行生产和采购,这种附带的结果是,大家也就更愿意在区域内进行投资。比如我想投资一家企业,既然这个区域内都是零关税,那我就更倾向于把投资放到这个区域内。区域成分累积规则产生的最大正向效应,就是带动了区域内贸易和投资的增长。这是区域贸易协议对区域内每一个经济体的最大好处。


另一方面,RCEP签订后担心最大的可能是汽车产业,尤其是德国和美国的汽车产业。这些企业就会认为,东亚地区的汽车生产渐渐不需要它们,而是在当地生产后直接在区域内进行贸易。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在区域内生产,慢慢就把区域外的企业都排挤出去了,这种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另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电子产业。整个东亚、东南亚地区在电子产业的中间产品生产中占比非常大,70%以上的全球电子产品中间品都是在这一地区生产出来的。这种情况下,RCEP的区域成分累积规则会进一步地整合中间产品的生产。


第一财经:通过RCEP,日本的厂商会把其产业链往东南亚方面重新回归聚集吗?


管健:对,大家都可以从中受益。从产业链的布局角度来说,RCEP的一些成员方可以把产业布局到成本相对更低一点的成员中去。也就是说,日本不必须在本土生产,因为当地生产成本非常高,布局到其他没有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国家去,对日本来说肯定会更有利。


如果RCEP生效,这些中低端的产业向外转移到其他国家会更便利,成本更低,同时在区域内流通又没有障碍,那么它们肯定更愿意去其他国家布局和发展。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冯迪凡 高雅)